奥布松挂毯
奢华与开创的六百年

在15世紀獨角獸,奧布松掛毯城的一千朵花
在15世紀獨角獸,奧布松掛毯城的一千朵花

六个世纪以来,奥布松挂毯编织已成为奢华与高超工艺的代名词。

它于2009年9月荣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 但它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所享有的盛誉都早已超越了对此项殊荣的等待。

弗朗索瓦一世时代,法国手工业享有保护权,17世纪在科贝管辖下的 皇家手工业有与戈布林手工业的同等地位。大革命后重新获得独立的奥布 松及菲尔坦手工业作坊始终保持着产品的知名度。在国家少有订货期间, 奥布松挂毯业便朝着地毯和家具工艺发展,自产自救,直至20世纪,他 们的创新努力才使这门祖传艺术重振新生。

景觀,1600,博物館的里昂市政公民
景觀,1600,博物館的里昂市政公民
兒童遊戲:舞蹈,車間Maingonnat, 1720,小宮殿,巴黎
兒童遊戲:舞蹈,車間Maingonnat, 1720,小宮殿,巴黎

奥布松的艺术挂毯充溢着神话里的绿草如茵之仙境,犹如彼时代的艺 术家们再世:让·巴蒂斯特·乌狄,弗朗索瓦·布歇,瓦多,夏尔·勒布兰等。 还有二战开始后,艺术家马塞勒·格罗迈尔也定居下来,在他之后又有让· 吕萨搁置了自己的传统主题,加入进来,在与织造师的紧密合作中,开创 了全新的绘图编织。作品展出,奥布松从此走出了产品预订、减低标价的 困境,开创了展览作品的新风。

新的规划吸引着20世纪的艺术家们:布拉克·考尔德,古克多,毕加 索,卢欧,勒·柯布西耶,雷热,普拉西诺,苏拉日,更近期的还有加鲁 斯特,曼莱及托尔金等。

Jean-Baptiste Huet的紙箱,1786年,馬賽Grobet-Labadié博物館
Jean-Baptiste Huet的紙箱,1786年,馬賽Grobet-Labadié博物館
18世紀布呂爾伯爵手臂景觀,歐比松掛毯國際城
18世紀布呂爾伯爵手臂景觀,歐比松掛毯國際城

战后,雅克·拉格朗日和渥金斯基以他们的方式给了卡通艺术新的命名 《卡通绘画联合会》,其中缺少了一些出色艺术家的名字:多姆·罗贝尔, 雅克·法达,达涅尔·里贝扎尼,米歇尔·图力耶尔,让·勒内·苏图·加亚尔等。

在祖传遗产及当代的创新中,奥布松的艺术家们已经拥有了十二间制 造作坊,几十个编织工,染色工及草图画师,可以适应国家需要的新作品 的预订及文物修复(如玛丽·安东妮的大特里亚农皇宫的修复工场)。 在国际范围内,许多创作规划或是由某些极具世界知名度组织收藏的 规划依然方兴未艾,例如前不久,就有悉尼大歌剧院收藏了一幅勒·柯布西 耶的巨型挂毯

瑪麗的誕生,17世紀,迴廊聖徒托爾梅阿爾勒
瑪麗的誕生,17世紀,迴廊聖徒托爾梅阿爾勒

在艺术家们的身后,是奥布松挂毯的传统工艺数百年的历史,而通过 当代的天才追求和对编织艺术新的表现力的思考,他们不会停下更新的前进 步履 。 

陰影,曼雷(細節)
陰影,曼雷(細節)